湖北作家网首页

李旭斌

穿过云雾寻高原

飞机穿越过云层,爬上了雾霾无法及达的高度,大地在视野越来越大的同时,匍匐在地上的物件逐渐拉小、退缩,最终浓缩为一幅幅画卷,幻灯片一般,在舷窗外魔幻着,梦幻着。机舱内乘客们的情绪立刻盎然起来,纷纷将各种镜头以朝下的角度瞄准窗外。

这是9月23日由武汉天河机场飞往兰州的MF8253次航班。值得特别说明的是,这次的客舱内多了我们“湖北作协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赴陕甘革命根据地采风团”一行18人。团长是省作协领导黄建华和谢铮。主题是:组织、引导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重温党史,追寻革命足迹,接受灵魂洗礼,汲取不断前行的力量。大家兴高采烈,一上飞机都迫不及待地进入角色。

阴云和雾霾也不甘寂寞,夹杂一起争先恐后在舷窗外翻滚。云原本多情多姿,是霾的掺和使云少去了许多诗意。但雾霾最终不属于天地的主角。透过云霾,我们在广袤的高原上寻找着这次的目的地:哪里是黄河、哪里是延安?哪里是会宁、庆阳?神秘而伟大的黄土地在云层下时隐时现,就像很多往事一样,随着年代的久远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此时大家的心也随着画面清晰而豪迈,随着画面模糊而神秘,同时又因神秘致使人产生了急于走近的渴望。历史的经典就一页页永远摆放在那里,一代英雄们曾在上面打了许多重重的惊叹号,经常翻看就不会有尘埃,以免扬尘眯了眼睛。

我们的心因向往而亲切,因遥远和遥望而神秘。80年前,是红军战士吃草根、穿草鞋,开辟了一条创造历史的精神航道,塑造了中华民族继往开来的精神丰碑。小米加步枪能打败飞机加大炮,从此一个倍受凌辱民族从此站立起来了。然后以拿锄把的双手造出两弹一星;以捏泥巴的双手夺回整打的奥运金牌;让疮痍满目的中华地高速成网、高铁成线;一跃走在世界前列,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对于今天,这或许就是一个个需要追根问底的谜底,而这一个个谜底就隐藏在眼前的云层下。

夜 游 黄 河

采风团抵达兰州的当天下午与甘肃作家举行一场座谈,著名作家马步升、叶舟的精彩讲述,让大家一直陶醉在美好的向往中,致使大家亲近黄河的意欲更强烈了。只因都迫不及待,于是就有了夜游黄河这段意义非凡的小插曲。

兰州城的夜,灯火阑珊,光彩夺目,有黄河第一桥美誉的中山铁桥雄踞黄河之上,挑起了一道跨越南北的弧光。湿润的晚风挽起一串串灯花,将一束束光揉成了一条扭曲的地上银河。 灯火与水光交织在一起,泛着清香和迷离, 涟漪里的河面,滚动着祥和、幸福和玫瑰般的色彩。 美景、美食、美人,合着氤氲的灯火,正弹奏着一曲梦中的小夜曲。在小夜曲轻缓的节奏中,温柔的漩涡搅动在我们心头,使温柔的母亲河愈发温柔。

黄河是中华文明史的主要发祥地。她波澜壮阔、源远流长,是一条孕育中华民族灿烂文明的母亲河。早在远古时期,中国境内的原始先民就生活、奋斗和繁衍在黄河流域。中国文明初始阶段的夏、商、周三代以及后来的西汉、东汉、隋、唐、北宋等诸多统一王朝的核心地区都在黄河中下游一带;反映中华民族智慧的许多古代经典文化著作,也产生于这一地区;标志古代文明的科学技术、发明创造、文学艺术等也同样产生在这里。所以,黄河孕育了中华文明,黄河哺育了中华儿女,也见证了五千年的中华文明。母亲二字本身就包含着丰厚的人文内涵和无比的亲切感。
     辗转千年的黄河, 终于得上苍垂怜,让我们在这美好岁时里相拥相见。 大家陶醉在母爱里,恨不能将这一切美好全都收揽过来。投入母亲的怀抱,一下子都成了调皮的孩子,不停地高喊:啊!黄河!啊!母亲,我回来啦!……大家情不自禁地将手臂伸向夜空,似乎要将这五彩斑斓的夜色抓一把藏在心间,然后再细细品读。

高飞先生说他喝了黄河水,我不信,这么浑浊的黄水敢入口吗?细一看发现挨近岸边的水是静态的,也就因静而清。她和母亲一样,无论背负多少艰难困苦,在自己儿女面前,总是展现出最无私、最慈爱的一面。高飞还捡了个鹅卵石。我问他不闲压精神?他说“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从大家的笑声中我读出了支持与肯定。是啊,这是黄河孵化出的卵子,还有什么比它更珍贵?

母亲河伟大、坚强的一面是第二天太阳冉冉升起时展现给我们的。“惊涛澎湃,掀起万丈狂澜;浊流宛转,结成九曲连环。”无言的黄河以它英雄的气魄, 创造了无数人间奇迹, 表现出了我们 伟大而又坚强的民族精神!她曾狂放地欢笑过,只有笑过才知道生活的甜美; 她也曾汹涌地流过眼泪 ,只有哭过 ,才懂得爱的珍贵与情的真谛 。可在儿女眼里,她始终是奔腾的水; 奋进的水;不知疲倦的水。
河岸的“黄河母亲雕像”将黄河母亲的内涵和风姿展现得惟妙惟肖。 她由“母亲”和一“婴儿”组成构图,分别象征了哺育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不屈不挠的黄河母亲,和快乐幸福、茁壮成长的华夏子孙。母亲卧在波涛之上,左腿微微弓起,面含微笑,神态慈祥。凝练的线条把母亲秀发的飘逸、身材的曲美与波涛的起伏很自然地柔和在一体,匍匐在母亲胸前的裸身婴儿,天真烂漫,安然无忧,举首憨笑,顽皮可爱。从母子身上可以看见黄河母亲胸怀博大,源远流长,她所养育的中华民族,生气勃勃,天天向上,幸福安乐。

黄河水车,如同历史的巨轮滚动在河岸,那是古人以智慧动力而旋转的乾坤。兰州属干旱区,所以古人发明了这以流水为动力而提水的水车,先祖智慧的结晶惠及万代。据说在20世纪中期,兰州的水车有252轮,叙利亚哈马市号称 “水车之城”,水车最多时期也只30多轮。称得上一座超世界“水车之都”了。而水车给予人们的水,不是乳汁,胜似乳汁。 

“一点一滴思母恩,”该我辈以洪荒之力,续写母亲河新辉煌了。于是就在这母亲河边,我首先找到了这张考卷的第一道答案:中华民族是崇尚孝道的,作为孝子,不仅仅要常回家看看,更重要的是应该反思为母亲做点什么?怎么做?

会 宁 小 红 军

驱车会宁,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红军会师门和矗立云间的红军会师纪念塔。会师门如同沧桑老人的巨口,正在讲述永远也讲不完的英雄故事;纪念塔就是历史老人为英雄点赞竖起的大拇指。

80年前,为了追寻一个真理,红军一、二、四方面军演绎了井冈举旗,血染湘江、遵义筹策、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四渡赤水等无数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翻越茫茫雪山,跨过泥泞沼泽,在绝地求生中锤炼意志,在跨越极限中挑战生命,经历生与死的“炼狱” 、血与火的洗礼之后,凤凰涅槃,最终在这里会师了。

会宁位于甘肃中部,北与靖远县接壤,南与通渭县毗邻,西连定西、榆中县,东靠静宁县和宁夏,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1936年5月,先期到达陕北的红一方面军组成了西部野战军,兵分三路,开辟了纵横400余里的新根据地。10月,三个方面军的先头部队分别进入会宁,随后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终于在会宁地区实现了大会师。这是长征胜利结束的标志,是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转折点和里程碑。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刘伯承等众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及9位元帅、8位大将、46位上将、127位中将、1200余位少将都在会宁留下了光辉的足迹,也留下了许多战斗故事,战斗遗址、遗迹和珍贵的革命文物。

黄土地是无私的,一点也没有将那个时代的精神和业绩私藏。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设置有会师浮雕、遵义会议遗址模型、飞夺泸定桥景观、红军过雪山景观等等,纪念馆陈列着红军长征过程中的革命文物300多件。 这一件件能说会道的圣物,向我们展现了先烈们曾经的峥嵘岁月和艰难险阻。我相信来这里会师的人,不会将“潇洒”恶搞成“牛B”;不会将“奉献” 恶搞成“傻B”。夫妻间永远不会讨论“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这类问题。即便是一位陌路的乡亲,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口,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紧接着讲解员就以《会宁小红军》证实了这一观点:那是1936年10月9日上午,大约10时左右,会宁城忽然传来了敌机袭来的轰隆声。正在刷贴着标语欢迎红二、四方面军北上的小红军战士,发现三岁的小魏煜还在街头玩耍。就在敌机炸弹呼啸而来的危急关头,小红军战士飞身上前,将小魏煜扑倒在自己身下。硝烟中孩子得救了,小红军战士却躺在了血泊中。当时他才14岁。 

无独有偶,小红军的故事使一位队友想起了贺子珍。无需讲解大家都知道她是毛泽东的夫人。长征途中,在敌机的炸弹炸响时,她也是毫不犹豫地冲上去,以自己的身体为担架上的伤员遮挡炸弹。

会宁小红军也使我再次想起了《九个炊事员》的故事。那是长征胜利40周年时老红军谢方词发表在《解放军文艺》的一篇回忆录。长征途中,身为司务长的谢方词带领着九个炊事员,长征路上,九个炊事员都饿死了,而他们连始终没有因饥饿而减员。读《九个炊事员》时我还是个中学生,40年过去了,说自己读过万卷书也不算夸张,唯对九个炊事员的故事记忆犹新。

大家都应该还记得“半床被子” 的故事…… 在红军队伍里,不知有多少面对死亡义无反顾、豪不退缩革命战士,上到伟人的夫人,下到小红军、炊事员,他们为了革命、为了理想的正义事业、为了救护老百姓,无数次用自己的生命实践着一切为人民的诺言。80年前这里的那次胜利会师,其实更是伟大思想和伟大精神的大会师!他们的故事千千万万,仅靠回师门那一张“嘴”是讲不完说不尽的。在红军长征将帅碑林,可目睹党和国家领导人、开国将帅以及红色后代们缅怀革命先烈的 300多幅题词,用词之华丽,真可谓呕心沥血。可我总觉得,对于那些为革命、为人民明知是死也向前的英雄们,任何赞美词汇都显得色苍白无力。

此时大家都有无言以对的感觉。在三军会师纪念塔前,黄建华团长的带领采风团中的所有党员,面对纪念塔庄严宣誓,重温入党誓词。

华池——又一片星火燎燃之地

下一站是坐落在甘肃庆阳市华池县的南梁。毛主席早在井冈山就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论述,池县就是其中一片星火燎燃之地。带来火种并在此燎燃的,是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1929年,在党的领导下,他们到陕甘边一带宣传革命真理,开展武装斗争。先后组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1934年11月4日至6日,在南梁荔园堡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了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和革命军事委员会,习仲勋先后当选为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和苏维埃政府主席,刘志丹当选为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

车出会宁,依然是满眼的黄土高坡。光秃秃的,冷不丁也有几星绿色可怜巴巴地点缀在坡面,细看才知道那是被风沙扭曲了身腰的树木。虽然岁月一直对它们不依不饶,可它们依然痛苦、顽强地站在山头。山因干旱、贫瘠而荒凉;树因干旱、贫瘠而坚强。它们的意志来源于曾走近它的红军战士?还是,红军战士的意志来源于它?我不好下定语。

此时,我无需再为“人们习惯将黄土地说成红色土地”而疑惑了。黄土因烈士的鲜血而红;是先辈们为理想不辞劳苦,坚忍不拔、勇往直前,用自我牺牲的精神和对人民炽热的心,把黄土地烤热了、耀红了。黄土地就是精神高原的基石。

从会宁到庆阳需要穿过宁夏,再进甘肃。听导游说车到六盘山!大家立刻振奋起来,只可惜高速路从山下穿洞而过,于是名山的眉脸与人们躲起了迷藏。大家不约而同地吟诵起伟人的那首名诗:“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气势磅礴的诗句鼓舞着大家冲破了临时黑暗,追寻到光明。六盘山渐渐远去,车上的眼睛和镜头都依依不舍,心里满是无比的仰慕和崇敬。其实要论奇、险、雄、秀,六盘山无法与我们长江两岸的山峰媲美,是红军的壮举和伟人的诗篇使人产生了神圣感。

脚踏实地,才真正感触到南梁的普通和非凡。南梁位于华池县的东端,1934年,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开辟了以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他们创建的“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是西北第一个工农民主政权。在创建根据地的过程中,边区军民前赴后继,浴血奋战,粉碎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和“围剿”,从而壮大了革命力量,使根据地由华池扩展到甘肃庆阳和陕北数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地

当时以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是在远离党中央、远离革命中心的情况下创建的,是在南方各个革命根据地相继沦陷,党中央和各路红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时,中国共产党唯一保存完整的一块根据地。它的存在为长征中的党中央和各路红军提供了落脚点,为八路军北上抗日提供了出发点。

南梁革命纪念馆展室分东、西、北三部分。西展室有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刘志丹、谢子长等烈士的题词以及烈士们的生平简介和武器、马鞍等实物。在实地、实物里,我们感觉到革命者了当年的艰辛与卓绝,感受到了老一辈共产党人对理想的不懈追求,对人民的无限深情,对革命事业的执着和忠诚。

敬礼!黄土下的窑洞

延安,是我心中久仰的圣地,这里既是红军长征胜利的落脚点,也是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赢得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夺取全国胜利的出发点。

最早知道延安是在《杨家岭的早晨》小学课文上。宝塔山、延河桥、窑洞、枣园、南泥湾,东方红、为人民服务、艰苦奋斗……这些特殊的符号、标志和词汇一直是我心头的仰慕处。在无比向往中,我们参关了延安革命纪念馆,随后徒步宝塔山主峰的摘星楼,俯瞰延安城全景,观赏延安宝塔,遥望与宝塔山三足鼎立的清凉山、凤凰山,真可谓美不胜收,心旷神怡。然而,最让人肃然起敬的还是杨家岭、王家坪那深入在黄土之下的窑洞。因为那些窑洞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一代伟人曾经的家。

行走在伟人们居住过的窑洞前,呼吸着轻风送来的泥土的气息,领会着淳朴的黄土风情和崇高的人文风范,只感觉脚下的黄土亲切而神圣,沉稳而厚实,一种敬意油然而生。此时我更相信土地就是人民群众,只有深入到他们之中,才能真正体会他们的冷暖,才知道他们的疼是啥感觉,苦是啥味道;爱在在哪里,恨在何方。

一孔孔简朴的窑洞,一件件简陋的陈设,一幅幅满载历史记忆的图片,让我无不感概!在这里没有官和民之分,都是粗布粗食,毛主席亲自种菜,周总理亲手纺线,王震带领三五九旅开垦南泥湾……当时的最高领导人,住的是老百姓一样的普通窑洞,用的是农家的木椅、木床。他们官兵一致,军民一致,水乳交融。试想,如果人民饿殍遍地自己锦衣玉食,再去贪婪地索取,去把胜利果实归为己有,那么谁拥护你?谁甘心为你抛头颅、洒热血?当年的革命者就是以只讲奉献、不讲待遇而倍受信赖;就是因衣衫褴褛而倍受拥戴;就是因为把自己融入到广大人民群众之中,以对人民的无限忠诚赢得了人民的拥护和支持。

       就在这狭小、阴暗的窑洞里,毛泽东思想在小油灯下成熟了,诞生了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从此,延安精神在这矮小的窑洞里产生了,出发了,共产党人找准了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个精神核心和根本宗旨。他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艰苦朴素,与人民一道,默默无闻、勇挑重担,排除万难,奋勇前进,共同背负起民族解放的重担。
       就是在简陋的窑洞那张木桌上,毛泽东写出了《论持久战》《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实践论》、《矛盾论》等大量有远见卓识的政论著作,给中国革命指明了正确的道路。那是中华民族一笔最伟大、最可歌可泣的精神财富。那么多的中华儿女,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奔赴延安参加革命,就是最好的诠释。

       正是在这深入在黄土之下的窑洞里,先驱们完成了最伟大的一项工程——中华复兴的“灵魂工程”。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雄才大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气魄,领导和指挥了中国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奠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坚固基石。

        其实,黄土高原远没有我们湖北的山青水秀,可这里的高原是精神圣山,黄土中美的蕴藏超越了青山绿水。这“山”是靠革命先驱用奋斗和牺牲堆积起来的。

       正气染万众,风雅聚群贤。我们被感动着,被鼓舞着,被激励着,精神的延安,是心中的太阳,天大的明镜。在当年毛泽东发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提出 “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的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大家齐声高唱《东方红》。在王家坪中共中央军委礼堂旧址内的 “庆祝抗战胜利大会”的横幅下,大家纷纷表示,这次采风行是一次朝圣之旅,是一次精神上的洗礼,我们在文学创作中要将习近平在全国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与“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结合起来,发扬延安精神,坚持正确方针,写出无愧于时代的好作品。这是一次“别开生面的座谈会”,说别开生面,因为这是自发的,自然展开的。

 储存着金色理想的“照金”

      曾蕴藏过金色理想的地方,碰巧地名就叫“照金”。

      位于铜川的“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 是 1932年底,刘志丹、习仲勋、李妙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西北地区创建的最早一个革命中心。这里的薛家寨革命旧址,处于桥山山脉南端,海拔1600多米。地势十分险峻,相传为薛刚反唐时的驻兵之地,薛家寨由此得名。红军根据地创立后,利用薛家寨上极其险要的四个天然岩洞分别建成红军医院、被服厂、军械厂、指挥部等。他们凭借红军寨及其哨卡、吊桥、石砌寨门等防御措施,开展革命斗争。薛家寨是根据地的中心和后方基地,可谓西北革命的摇篮。

       我们采风团一路风尘仆仆,下午1时许才赶到照金。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纪念馆的工作人员,为大家讲解了陕甘边根据地从武装斗争,创建革命根据地,再到照金苏区成立的历程。馆藏的一件件红军用过的麻辫手榴弹、残枪、刀具、军号以及生活用具等,正在向人们诉说着一段浴血奋战的峥嵘岁月。

       据讲解员介绍:照金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和王泰吉的耀县起义,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和军阀在陕甘宁一带的反动统治。1933年 9月,国民党陕西当局向照金苏区发动猛烈进攻。上千敌人分兵几路向薛家寨逼近,企图消灭红军。在这危急关头,留寨的红军战士、游击队员、工人和妇女奋勇抗击,打退敌人的多次进攻。战斗到第六天时,由于叛徒出卖,红军战斗失利,薛家寨陷落,李妙斋在保卫战中不幸壮烈牺牲。1934年秋,红军和游击队主力返回照金,全面恢复并巩固了照金革命根据地。这里的革命斗争和艰辛历程,是中国革命史上光辉的一页。

      走出纪念馆,我们又风风火火上了薛家寨。薛家寨石峰千仞,重峦叠嶂,密林如海,以雄险著称。 1600余米拔地而起,三面悬崖,人莫能攀,仅西北和土儿梁山岭相联,可直通桥山主脉。寨东为黑田峪,寨西为秀房沟,灌木丛生,十分隐蔽。1932年,陕甘游击队、陕甘边特委先后进驻山寨,修建工事,据险筑堡,使其成为防守严密的军事基地。

      好在我们乘坐缆车上万丈悬崖,曾经累倒无数英雄好汉的艰难险阻没有过多的为难我们,作家们都兴高采烈。绝壁上的一、二、三、四号寨子,分别是当年陕甘边游击队一、三支队驻地,红军医院、被服厂、修械所等后勤单位和领导机关驻地。红军驻守时的四孔天然崖洞保存完好,大者能容二、三百人,小者可容数十人,所有洞窟都被一条腰带状的穴涯串联在悬崖绝壁上。洞内还保留有当年红军住过的土墙,土炕。寨前悬崖上有修筑工事时所开凿的小路、石桥、吊桥及石砌寨门的痕迹,几乎每一寸土石都铭记着红军的丰功伟绩。

       作为旅游风景点。薛家寨的确景色清幽,风光绮丽,是赏心悦目的好去处。作为革命者生存和发展的摇篮,万米山崖上有不尽的艰难险阻。地势如此险峻,可以想象当年红军是何等的艰辛。采风团的成员们对红军当年的壮举钦佩不已,一路上不停地举着手机和相机,用镜头记录下英雄足迹和秀美的秋韵。

       枪杆挥毫诗百卷。高原的英雄儿女把血汗洒在高原上,把苦泪埋在黄土里,高原黄土从此成了红土,成了一部天大的鸿篇巨著,它以特殊的纸和笔,一笔笔、一页页,将峥嵘岁月和这个时代的每一个细节和过程都记得清清楚楚、实实在在、千真万确。从抗战胜利到夺取全国政权;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他们的精神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和政治本色,是凝聚党心民心、激励全党和全国人民为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兴旺而共同奋斗的精神动力。

       相见恨晚别亦难。一周的红色之旅只感觉太短暂,可大家不因短暂而可惜。29日,采风团前往陕西历史博物馆感受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然后驱车西安北站,登上了高速列车。 此时,秦川大地天朗地阔,让人只感觉心清目明。如飞的列车,一路高歌猛进,似乎在与时代赛跑。如今,中华大地上已经领先世界的高速火车,早已将人们心驰神往、走在最先的渴望落到了实处。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