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网首页

心若失去方向  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黄镜滔

 

01

也不知为何,日复一日熟悉的路线,差不多相似的每一天,把我对于写作的热情与干劲逐步消磨殆尽。就像被太阳无遮无拦烘烤着的绿植,仅有的水分在烈日下缓缓蒸干

不止是我,我发现千篇一律的冷漠面孔在城市的管道里流窜,构成了城市的主要因子。主干道车声鼎沸,人潮涌动,街道上,几乎每个人都带着麻木不仁的神情,穿梭其中。

我和他们一样,感觉生活丧失了激情。而一个丧失了激情的作者,又怎能写出发人深省的文字呢?

大概是上帝不忍看我如此彷徨,在蝉鸣的喧嚣渐渐平静下来的时节,我接到了省作协的电话,邀请我参加他们的“陕甘宁”采风团。突如其来的邀请,好似乌云缝隙里漏下的一缕阳光,照亮了我昏暗摇晃的人生之船。

也许“生活在别处”解决不了我丧失激情的问题,但总归是一种好的尝试,终究我已经一个月都未动笔了,即使偶尔强迫自己写作,笔下的文字也仿佛被干裂的空气包裹似的难以移动。

02

    飞机在高空平稳地行驶着,几缕残云飘过,留下壮阔而寂寥的天壁。

随着时间推移,甘肃越来越近,我看到丹霞地貌在大地上勾勒出绝美的线条,展现出我国西北部美不胜收的画卷不过下机后,我明显感觉到被风吹卷而上,从我的鼻息间穿过。天空时常是灰蒙蒙的,很少能看到一片蓝天飘过。兴许这和我的心境也有关系,沾染了太多的尘埃而显有点沧桑落魄

同行的同仁里,有几位网络文学大咖,我好奇他们天天“更文”的状态,主动上前攀谈,得知他们每天都要更新至少两个章节,一共四千字的时候,我愣住了。

“那你们遇到写不出来的时候怎么办?”我问这个问题是有原因的,我已经一个月未曾动笔了。

“还能怎么办?逼自己写啊。”对方回答的云淡风轻。

“那为什么我逼自己也写不出来?”我的表情迷茫得就像暗夜中游荡的无家可归者。

“哈哈,这只能证明你不能吃苦,不是一个专业的文人……

凛冽的风沙击打在我脸上,发出撼人心魄声响

03

从会宁到庆阳再到延安,这一路上我见证了红军长征的历史,知道了当年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革命之路”是如何的艰辛。其实举一反三,任何道路都是一样,绝不是一片坦途,想要走到尽头,势必要经历一系列的艰难困苦。

写作之路亦是如此。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逐渐看不到自己的内心,或者即使看到,也不愿意承认这个真相——我没以前那么努力了。

曾经的我,会为了修改一篇文章通宵达旦。有一次熬得太久,老眼昏花,走路居然打晃,不小心一个趔趄摔了一跤,脑袋磕在了门上,至今左眼眉上还有那次摔后的“伤痕”。而现在,我一旦写累了,就开始给自己找借口,能糊弄过去就糊弄过去。最可怕的就是这点,明明碌碌无为一字未写,还安慰自己是“灵感”缺失,心安理得止步不前。

04

    这次“红色之旅”,由于要奔波数地,车程遥远,所以起得都很早。天空刚刚开始放亮,变成苍凉浅灰色的时候,我就要爬起来洗漱了

平日里睡眠充足的我,日日早起,难免有些跟不上节奏,近乎每天都昏昏沉沉,没有精神。而身边一位网络女作家,一天奔波下来,到了晚上依然神采奕奕,我就好奇地问她是不是昨晚睡得很早,结果她告诉我,她每天都是凌晨三点才睡觉。

“为什么那么晚才睡?”树影一排排地往后退,路灯一个接一个,晕黄的光照出摇晃不休的叶子

“因为要码字啊!”她轻描淡写地说。

每天都要更新章节的她,无论身处何方,都会准时准点把每日要写的章节完成,这是她和读者之间的约定。所以无论她是在高铁上、飞机上、大巴上、游轮上,只要有空,她都会写。

我很纳闷,问她这样不累吗?

她告诉我,我们一生时间不多,当趁着年少追求自己的梦想,不要等到荒废日久,后悔痛哭。

另外一个网络男作家听到我们的对话,也加入进来,说了一句让我醍醐灌顶的话:早上日出晚上月落,匆匆忙忙一天就过去了,如果不留下点什么,你这一日岂不是虚度了?

的话语充满了理性深意,像一剂镇痛剂打入心底使我陷入沉思。

05

漫步宝塔山的时候,巨大的都市延展在眼底,像一幅浮世绘。望着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延安市,我不禁想,到底是什么造就了我的倦怠感,难道是自满的心态?出版过四本畅销书的我,总以为这样的自己已经很不错了。其实人要有空杯心态,就是要将心里的杯子倒空,将自己在乎的很多东西以及曾经辉煌的过去从心态上彻底清空。

特别是那些动辄几百万字的网络作家,每次写新书,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没有读者会因为他们过去写得东西有多火,而付费订阅他新写的书。每一本书都是新起点,每一次落笔是从零开始,写出的每一个字,都应以一种虔诚的心态去写作努力做到最好。永远不要把过去的成绩当回事,要从每一天开始,超越自己,能走多远是多远

06

薛家寨的绿树成荫,高大的树干撑开更多的天空,绿色晕染出更大的世界。在这树叶的绿光下,凝神思索想到当年那些为了自己的理想而牺牲的年轻人

当年那个时代,很多为国捐躯的年轻人,大部分都没活过25岁就牺牲了。而到了如今,则是大部分活到25的人成了行尸走肉,只是到75岁埋而已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这么多,感觉思路像是上了润滑油,不再凝固如混凝土。大概是这名川大山秀丽风景激发了我,毕竟人生难得觅得一处宁静又雅致的地方,让躁动不安的灵魂稍作休憩。

我忽然感觉内心对于写作的抵触已然烟消云散,其实比起失去的,我得到的更多,我不该自怨自艾,而是应该拿起笔,做一个纯粹的、专业的作者。

我开始向网络作家们学习,无论身处何处,每天都不停笔,能写多少是多少。

坚持几日后,我发现真正推动我写作的,并不是虚无缥缈的“灵感”,而是脚踏实地的“惯性”。这就和练功一样,一日练,一日功,一日不练十日空。只有天天写,才能保证思路润滑。

起初坚持这一方针的时候特别的痛苦,望着空白的文档,眼睛无处落脚,只好书桌上被错落的光线切得满是横七竖八的沟壑。

可一旦熬过这个阶段,写作就不费力了。每日写作的时候,我都告诫自己,旧日已过,新日已及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必须尽快地写,不停笔,永不停笔。因为对于作者而言,创作才是自己的中心任务、立身之本,只有静下心来,精益求精的搞创作,才对得起自己的事业,对得起一路追随自己的读者们。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用优秀的作品擦亮自己的名字,不过在那一日来临之前,我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变得更加勤奋、更加刻苦。

心若失去方向,到哪里都是在流浪,所以很感谢这次旅程,让我找回了自己的方向。趁此身未老,做一名追风少年,永远东张西望,永远热泪盈眶。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