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网首页

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湖北作家陕甘采风行

 

 

一首山丹丹花开红艳艳,我们从江南唱到陕北,虽然深秋的黄土高原已经看不到盛开的鲜花,但是欢快的旋律还是一路伴随着我们,走进会宁,走进照金,走进延安。七天的采风时间,虽然时间不长,却让我们心潮澎湃,这是一次缅怀革命先烈,重温革命历史,弘扬长征精神的追寻之旅;更是一次净化灵魂、追寻信仰、坚定信念的希望之旅。

 

红军会师 中国安宁

 

如果把会宁比作一座山,它的海拔高度是1936,翻越了这座山,中国革命从此走向辉煌。

1936年的中国,枪声四起,前胸后背,千疮百孔。一支红军,两支红军,三支红军,从雪山上,从草地里,从敌人重重的封锁线中,迤逦而来。深秋的高原,黄土连绵,天高云淡,星垂旷野。突然,“得得”的马蹄声踏破了黎明的寂静,会宁的西津楼上,响起阵阵枪炮声,西津门的门洞里,卷起刀光剑影。从此,西津楼不叫西津楼,改叫会师楼;西津门也不叫西津门,改叫会师门了。

会师门前,一面红旗来了,又一面红旗来了,还有一面红旗来了,三面红旗交相辉映在会宁的蓝天下,映红了整个天空,像熊熊燃烧的烈火。这是革命的烈火,点燃过无数红军战士心头的信念,爬雪山,靠着这点火没有倒下;过草地,靠着这点火走出沼泽。无论环境多么恶劣,险情多么危急,这火,从来没有熄灭过,带给红军战士无限的希望。当年,红一、二、四方面军,从不同的地方出发开始长征,穿越了中国15个省区,翻越了20多座崇山峻岭,走过了30多个急流险滩,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一共遭遇了400多场战斗,平均每3天就发生一场遭遇战。皑皑雪山,茫茫草地,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血战湘江、四渡赤水,飞夺泸定桥,攻占腊子口,二万五千里长征路,就是二万五千里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较量,灵与肉的锤炼,终于,在会宁胜利会师。三军会师,标志着长征的胜利,中国革命站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今天,我们湖北作家采风团来到这里,会师楼上红旗招展,像生生不息的火苗依旧在燃烧。站在会师门前,遥望80年前的那场盛会,硝烟已经散去,枪声已经散去,三面红军会师的欢呼声,也已经散去。散不去的是红军留下的传说,和红军长征精神,根植在每一位中华民族儿女心中。散不去的还有红军会师留下的印迹,会师路,会师楼,会师桥,县城的居民都居住在会师镇上,他们的孩子在会师中学念书,县城的每一条街道,都烙上了会师的标记。

高高的三军会师纪念塔雄踞黄土高原傲视万里苍穹,正面雕刻着邓小平同志亲笔题写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会师纪念塔”18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和雄伟的红军会师革命文物陈列馆遥相呼应。会师广场上,矗立着“地球上的红飘带”的雕塑。作家魏巍写过一部描写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长篇小说,书名就叫《地球上的红飘带》,这条红飘带,由几十万中国工农红军战士的鲜血和足迹铸成,一头连着赣南瑞金,一头连着陕北延安,绵延二万五千里。如今,地球上的红飘带在会宁会师广场上高高飘扬,辉映着红军长征的光辉历程,传承着伟大的长征精神。

历史上有记载的会宁会师还有两次,一次是公元554年,西魏相宇文秦率师西巡,曾会师于会宁境内。还有一次是公元563年,武帝宇文邕率师西巡,又在会宁境内会师。但是历史上的两次帝王将相西巡会师,都没有红军三军会师的意义重大,影响深远。据说当周恩来将拟定三军在会宁会师的方案向毛泽东汇报时,毛泽东兴奋异常地说:会宁,会宁,好地名,好地名啊!会宁,会宁,红军会师,中国安宁!毛主席的话被镌刻在了会宁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大门上方,我们模仿着毛主席的家乡话,大声地读出来:“会宁好地名,好地名啊!红军会师,中国安宁!”好一个红军会师,中国安宁!中国革命历史发展的轨迹充分验证了伟人们卓绝的预见三路大军在会宁大会师后,翻越六盘山,抵达革命圣地延安。十三年后,天安门城楼上响起了毛泽东主席浓浓的乡音:“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中国结束了长达百年的屈辱历史,中国人民结束了颠沛流离的战乱生活,成为国家的主人,过上了幸福、安宁的新生活,真正映证了红军会师,中国安宁!

 

日照锦衣,遍地似金

 

照金,单从地名上看,就让人引起无限遐想。相传隋炀帝巡游至此,身穿锦衣绣袍,雨后映照金光,曰:“日照锦衣,遍地似金,此地应为照金”,故得名照金。照金四面环山,沟壑纵横,山势雄奇,地形险要,是古代战争的南北分水岭,有“石门关”之称。1933年,刘志丹、习仲勋、谢子长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创建了西北第一个山区革命根据地——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由此成为西北革命的摇篮,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绚丽的篇章。

九月的陕西,瓜果飘香,沿途随处可见红彤彤香喷喷的苹果挂满桂头,让人垂涎欲滴,很想一头钻进这一望无涯的万亩苹果园,也学苏东坡先生,日啖苹果三千颗,不辞长作陕西人。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纪念馆,该馆以陕甘边革命历史为主线,展示了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重要历史事件、人物和重大贡献,全面系统地展现了革命先辈和苏区人民英勇战斗的光辉历程。

到达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纪念馆时,已是中午。正午的阳光,投射在纪念馆上方,红色主体的纪念馆,在青山的衬映下,愈显雄伟壮丽。纪念广场上,高高耸立着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三位革命家的雕像,他们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前方,好像在迎接着革命胜利的到来。纪念馆里,熊熊燃烧的火苗生生不息,这是革命的烽火,照亮了整个大西北,照亮了全中国。环幕中隐约浮现的视觉背景,以无声的影像描绘了照金秀美的山川,各种实物展示与高科技3D投影壁画相结合,瞬间将我们引入到了那个充满革命理想和激情的年代。2015年2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也曾来到照金视察,向陕甘边革命根据地英雄纪念碑敬献花篮,参观照金纪念馆。纪念馆里的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习总书记参观照金纪念馆的视频,戴上耳麦,我们听到了习总书记的声音:“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离开纪念馆,我们前往薛家寨革命旧址。相传薛刚反唐时曾屯兵于此,因此得名薛家寨。薛家寨走势雄奇,壁立千仞,风景奇特,看上去似拔地而起的一个大葫芦。导游介绍说,到山顶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隐藏在山间的小道,基本上呈垂直线状,其中有一千多台阶坡度都在80度以上。顺着导游的手指往前看,仔细搜索半天,才在悬崖峭壁上的丛林间看到一条白线,导游说,那就是上山的台阶,当年是红军的交通运输要道。喜爱户外活动的我,立马心痒起来,这样高难度的户外攀爬,诱惑很大。但是考虑时间不够,采风又是集体行动,只好作罢,走到后山坐缆车上山。

沿着山道前行,山势越发陡峭,大自然鬼斧神工,整座山似斧劈刀削一般,大家一路惊叹,感慨当年红军在此战斗生活的艰辛。1933年春,刘志丹、习仲勋、谢子长率领陕甘边区革命根据地的中国工农红军党政领导机关迁驻薛家寨,依山傍势,据险筑寨,修建哨卡、吊桥等防御工事,在岩洞里创建了军械厂、被服厂、红军医院以及指挥部等1—4号红军寨和白石崖万人红军洞。我的骨子里不乏江湖侠气,也充满了文人的浪漫色彩,开始听说红军在薛家寨有如此大的创举时,还无限憧憬,在风景如此险峻又如此秀美的地方打游击,多惊险刺激多浪漫!可是当山路渐窄,人要匍匐才能前行,一个简陋的石洞展现在眼前时,我的浪漫情怀灰飞烟灭。说是洞,并不确切,是巨石凹进去后窄窄的一道缝隙,旁边就是万丈深渊,这就是红军一号寨,为当年陕甘边游击队一、三支队驻地,条件简陋得如同当年的山顶洞人。现在靠近悬崖的地方都已修筑栏杆,俯在栏杆上向下望,一阵眩晕,担心自己会掉下去,可是当年,这里什么都没有,一抬脚,前面就是万丈深渊。山上风大,四处无遮拦,我们担心着,夜里怎么睡呢?同行的黄冈市作协秘书长谭斌说,怎么睡?还有一个大问题,这么多人吃饭怎么办呢?不说敌人的围剿强攻,不说枪林弹雨战火纷纷,在这样一个三面悬崖的深山里,生存都是一个大问题。再也没有刚上山时的侠骨柔情,我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风景还是一样的美,如同宋代山水画家范宽以照金山水为原型创作的传世之作《溪山行旅图》里所描绘的山水,可是这里的山山水水,却无处不渗透着当年红军的鲜血,是他们,用钢铁般的革命意志和大无畏的英雄情怀坚守着这块红色的土地,为后来中央红军到陕北创建延安革命根据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史有“南有瑞金,北有照金”之称。

由于天险难越,薛家寨原来的五个岩洞现在能到达的有一、二、三、四号寨子,二号寨子为当年的红军医院和被服厂,三号寨是军械厂,四号寨子比较大,是当年的陕甘特委驻地和供需仓库。一路走一路看,我们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这震撼不是来自影像,不是来自文字,也不是来自传说,来自于真实的现实,如果不是实地考察,怎能体会当年红军打天下的艰辛和不易?不是当年的红军抛头颅洒热血提着命干革命,我们哪有现在的幸福生活?古代封建帝王的“日照锦衣,遍地似金”的光芒并没有照亮这块神圣的红土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着中国人民将星星之火燎原,照金人民才从此过上了幸福安康的生活。

回首望,夕阳辉映下的照金大地,金光闪闪,我们又看到了那幅著名的《溪山行旅图》中所描绘的绮丽风光。我们的心中,不再只是为祖国的大好河山骄傲自豪,更多了些豪迈的英雄气概和使命感,更加感受到了省作协组织这次采风活动的重要性,也掂出了手中这枝笔沉甸甸的份量。

 

革命圣地延安

 

“一道道的那个山来哟一道道水,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一路上唱着欢快的歌儿,我们来到了革命圣地延安。

延安,一个响亮的名字,想起来,让人神往;读出来,顿生自豪;写出来,名垂青史。宝塔山,延河水,凤凰山,王家坪,杨家岭,枣园,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称,从书本中,从图片里,从影像里跳出来,一一在我们眼前展现。一条延河,贯穿延安,延河两岸,是宽阔平坦的大道,大道两旁,绿树成荫。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四面青山环绕,春天来的时候,满山开满了槐花,延安城,四处洋溢着槐花的清香。现在是秋天,空气中没有了槐花的清香,到处弥漫着的,是枣子的甜香。

我们在枣子的甜香里陶醉了。如果说,想象中的延安,还是贺敬之笔下的《回延安》,还是陕北民歌《信天游》里唱的延安,一排排黄土,一处处窑洞,眼前的延安,俨然就是一座繁华的大都市。更重要的是,五月份我参加湖北英山文艺家《重走长征路,同圆中国梦》采风活动来到延安时,并没有见到滚滚延河水,只有干涸的河床,当时我们了解到,国家投入九十个亿正在治理延河。这次随湖北作家陕甘采风团来到延安,欣喜地发现,美丽的延河里,已经流淌着清清延河水了,延河两岸被打造成了经济带、城镇带、生态带、景观带,中国革命母亲河延河,已经成为革命圣地延安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座落在延河东岸的延安革命纪念馆庄严大气、巍然耸立。纪念馆广场上,有一座毛泽东主席的巨幅铜像,他双手叉腰,目光坚毅,仿佛正在极目远方。与他遥相呼应的,是宝塔山上的巍巍宝塔。有很多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游客,站在铜像下,和伟人合影留念。也有很多党员,在铜像下庄严地宣誓。延安革命纪念馆,展示的是1935年10月至1948年3月期间,党中央在延安和陕甘宁边区领导中国革命的光辉历史。讲解员的生动述说,把我们拉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十三年间,这里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整风运动、大生产运动、中共七大等一系列影响和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延安,被誉为中国革命圣地,新中国的摇篮。

枣园的灯光,映照着伟人的身姿,杨家岭的曙光,照亮了中国前进的道路。就是在延安的窑洞里,在简陋的书桌旁,毛主席写下了著名的《实践论》、《矛盾论》、《论持久战》等著作,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在陕北的山沟沟里诞生,指明了中国革命前进的方向。庄严古朴的杨家岭大礼堂里,还回荡着当年“七大”胜利召开的激昂和喜悦,一排排木质长椅排放整齐,七百多个座位上,还贴着当年参会人员的名单。我们坐在长椅上,望着主席台上方的醒目标语“在毛泽东的旗帜下胜利前进”,思绪仿佛回到了当年热血沸腾的场面,就是在这里,在党的“七大”会议上,首次“确立了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之统一的思想——毛泽东思想作为一切工作的指针”,选举出了以毛主席为首的新的中央委员会,从此,中国共产党一步步走向辉煌,夺取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

在毛主席曾经住过的窑洞前,有一张小石桌,当年毛主席和美国记者斯特朗就是坐在这张小石桌旁,用桌上的茶壶、茶杯论天下,发出了著名的论断:“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此言既出,豪气冲天,斯特朗惊叹“一个现时代的真理”出现了!他由衷地赞叹:“党的负责干部住着寒冷的窑洞,没有讲究的陈设,很少物质享受,却住着头脑敏锐、思想深刻和具有世界眼光的人。”在延安简陋的窑洞里,寄托着全中国人民的希望!延安,成为中华儿女向往的圣地,一批又一批仁人志士、爱国青年奔赴延安,1940年,南洋华侨领袖陈嘉庚赴延安慰问考察后,兴奋地说:“中国的希望在延安!”

延安现存革命旧居140多处,革命纪念地445处,保留着一大批珍贵的历史资料、革命遗迹,已经成为共产党员的精神家园,中华儿女心中向往的圣地。这里还孕育了光照千秋的延安精神,在延安参观、瞻仰革命历史遗迹,学习延安精神,思想上有一种回归感。这些年来,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很多过去的老传统,已经被时代、被年轻的一代所遗忘、摒弃,但是有一种精神,我们不应该遗忘,那就是延安精神。这种精神,在中国的革命和建设时期发挥了巨大的精神动力作用,现在依然需要。在枣园书记处小礼堂,我听到游客中有人在即兴讲延安精神,讲当时延安的干群关系,很多游客都驻足聆听。这位游客讲得非常好,人群中时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也让我由衷地赞叹,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延安精神,是实实在在的振兴中华民族、实现中国梦的力量源泉。

回望历史,纵览古今,因为一个政党,大西北的黄土高坡,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因为一种精神,延安成为中华民族复兴的源泉。巍巍的宝塔山见证过,中国共产党的崛起;清清的延河水见证过,一支革命队伍的强壮。延安,这座光辉的城市,孕育了新中国的诞生,也必将随着中华民族的发展而不断唤发出新的勃勃生机。

   

高举红旗续长征

 

2006年,长征胜利七十周年,我在北京,担任十四集大型文献纪录片《伟大长征》编导。2016年,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我在英山,五月份,参加了《重走长征路,同圆中国梦》湖北英山文艺家采风活动,九月份,又参加了湖北作家协会组织的湖北作家陕甘采风活动。人生中有三次机会和长征亲密接触,我感到非常荣幸,只有到达历史现场,闻到那个时代的气息,才会真正感受到长征精神,感受到那一代人的崇高和伟大。

长征,是当年红军突破重围、找到前进方向的生死存亡之旅。长征,也是现在我们重温历史、洗涤灵魂、坚定信念的追寻之旅。在采风路上,我用身躯和灵魂,一点一点地品味着、感悟着、记录着,我从来没有以这样一种直接的方式来直面历史。往日,历史都是以文字、影像、图片呈现在我的面前;现在,历史以一种如此清晰、如此逼真、如此可触可摸、可观可感的形式在我眼前展现,它们让我感动,让我震惊,让我颤栗。如果说,以前从书本上,从电视上看到的那些英雄形象,让我感觉到他们可能是拔高的艺术形象,那么现在,长征路上一个个真实生动的事例告诉我,事实比那些艺术形象更感人,更真实。

王泉媛,妇女独立团团长,倪萍主演的电影《祈连山的回声》中妇女独立团团长的原型。现实比电影更残酷,在电影中壮烈牺牲,现实生活里,她被马步芳的部队俘虏,分配给敌团长做小老婆。王泉媛默默忍受着这种生不如死的屈辱日子,因为在她心中,还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她要找到党,找到红军,重新回到部队中来。半年后,王泉媛逃了出来,一路乞逃,来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可是这时,她已经和组织脱离关系超过三年,按照当时的政策,超过三年以上的人员,重新接收需要查证。王泉媛只好继续一路乞讨回到家乡,成为一名普通的农民,在文革中备受摧残。生活的磨难,并没有压垮她对党的忠诚,在她七十六岁的时候,她的党员身份被确认。我们的摄制组找到了当年妇女独立团的幸存者,在河西走廊,当年她们浴血奋战的地方,王泉媛举起了手中的枪,鸣枪告慰长鸣在此的姐妹们。当枪声响起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泪流满面,王泉媛和她的姐妹们抱头痛哭。半个多世纪,有过死的惨痛,更有着生的耻辱,唯一没有动摇的,是对党无比忠诚的坚定信念。

吴焕先,红二十五军政委。他是红二十五军创始人之一,参与领导了著名的黄麻起义,创建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长征途中,他带领红二十五军,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陶家河一路西征北上,无数次粉碎了敌人的前追后堵,身经百战。每一次冲锋陷阵,他都挥舞着大刀冲在前面,身先士卒。可是在甘肃省泾川县四坡村,那个大雨滂沱、山洪暴发的拂晓,他却留在了后面,因为这一次,后面最危险。面对敌人的炮火围攻,他指挥大部队安全渡过汭河,却把自己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汭河旁。他的生命,定格在了28岁。他是红二十五军的政委,也是红二十五军的大哥,更是红二十五军的军魂,带着一群一二十岁的半大小伙子,为了心中的信念,一次次出生入死,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决不动摇,决不徘徊。他对新中国的成立,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2009年,吴焕先被选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墓碑上,没有名字,只刻着无名烈士。重走长征路上,有很多这样的无名烈士墓,站在墓前,我仿佛看见了那些年轻的战士在战火硝烟中屹立的身躯。我久久地凝视着,心里涨起了莫名的痛,眼里涌出了滚烫的泪。是谁?他们是谁?家中可有父母兄弟?可有妻子儿女?没有人回答我,只有风,只有掠过原野的风,吹散了曾经的血雨腥风。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没有人记得他们的音容笑貌,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为了一个必胜的信念,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但是我们记得,每一位中华儿女都应该记得,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红军,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工农红军。

真正的伟大,从来都不是从胜利走向胜利,而是从弱小到强大,从幼稚到成熟,从失败到胜利,从落寞到辉煌。二万五千里长征,始于敌人的围剿,终于伟大的胜利,创造了人类历史的奇迹,谱写了中华民族一部惊天动地的英雄史诗是什么力量,让那么多英雄儿女在白色恐怖的恶劣环境下毅然决然、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甚至前仆后继地面对死亡?答案只有一个:信念。在当时的环境下,红军连立足之处都没有,前路茫茫,时刻面临着生死存亡,但是他们没有动摇,没有徘徊,依然还有坚定的信仰,还有必胜的信念。我是一名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经过这三次深入了解长征,了解创造了长征奇迹的中国共产党,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工农红军,我只想说,在中国,没有哪一支政党,能够代替中国共产党。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不是一句口头上的宣传标语,而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无数的革命烈士用他们的鲜血证明了这条真理,无数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用他们的信念证明了这条真理,无数的知识分子用他们的良知证明了这条真理。八十年前的长征路上,面对生死存亡,面对生命危险,那些在战火中吃不饱穿不暖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士们都没有动摇,我们怎么能动摇?坚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动摇,是我三次深入接触长征后,最深的感悟,最大的收获。

岁月流转,时代变迁,作为一代历史,长征已渐渐远去,但作为精神丰碑,它将永远铭刻在每一位中华儿女心中。长征,已经成为我们中华民族精神血脉的一部分,就像长城,就像黄河,就像五千年来一路流淌的中华魂。长征中的每一步脚印,都是仓颉造出的方块字,记录着中华民族不屈的灵魂;每一滴鲜血,都是女娲锻出的五彩石,开创着中华民族的新纪元。它是一面镜子,时刻在提醒着我们;它是一面旗帜,时刻在召唤着我们;它是一盏明灯,时刻在照耀着我们。它已经成为一种信念,成为中国人民复兴中华民族伟大事业的强大精神力量,永远激励着我们,奋勇向前!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