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网首页

 

共和国从这里走来

     ——陕甘革命根据地行记

王清玉

 

从黄河出发

 

每个人其实都生活在一条或几条河流里,河流可能是陌生的,但河流的语言和温暖却是熟悉的。这个秋天,因为湖北省作协组织的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陕甘革命根据地采风活动,黄河注入我生命的里程,赋予我全新的意义。

多次车过黄河,仅留一个意象。这次在兰州,邂逅黄河,亲见天上之水,一个更为真切的西北就此拉开帷幕,一颗朝圣的心终于获得满足。西北之行,满眼都烙刻着我黄色皮肤的纯正和血液的赤红,那里有我的血浆在生成,我的心海在狂奔……轻触她入秋的凉意,内心涌起的是丝丝入扣滚烫的潮汐……

西北明珠兰州的夜晚格外美丽,穿城而过的黄河则更加绚烂,她收敛起白天湍急的波涛,不见天日的浑浊,变得像个沉静的少女,安静地坐在窗前眺望远方。白塔寺的灯光映入她的胸膛,她胸中有佛,她看佛是佛,看山是山,看人是人……而我,像个懵懂的婴孩儿,傻傻地不知所措……

夜风捋过柳梢,一段历史走进我的眼帘。古老的水车在黄河边吱吱溜溜转个不停,斜斗舀满黄河的水转入顶空,倒入木槽,之后源源不断流入田园,这是明嘉靖年代兴起的灌溉技术,而今成为旅游表演的一个节目,时事沧桑,岁月轮回,谁会像水车一样被历史记住?黄河、甘肃,是和古老、悠久、中华民族、华夏文明、发祥地、源头这些词汇紧密相连的,更是和伏羲、女娲、黄帝这些人文始祖共生的。甘肃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马步升说甘肃最突出的是“源头文化”和“红色文化”,此行红色之旅从黄河出发,一定是省作协领导缜密研究的结果。黄河母亲啊,你润泽到哪里,哪里便流传着无数与你有关的红色传奇与革命故事!

枕着西北高原的黄土,听着九曲黄河的心音,入梦金城兰州,乃人生美好之大幸。丝绸之路的驼铃,恍如响在耳畔;滔滔黄河,午夜激荡翻滚;金戈铁马的铿锵啊,来自远古,来自青铜,来自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枪声,来自新时代的壮景。“不到黄河心不死”,到了黄河,会死什么样的心?我啊,仿佛寻根到自己襁褓的激动,仿佛重新吮吸到母亲乳汁的甘甜,仿佛回归到父亲宽厚胸膛的拥抱,仿佛看见自己亿万年前原型的吃惊……黄河,母亲!终于和你这般亲近!明天,就要启程,去见证你广袤流域那血雨腥风的年轮……

“假如没有黄河,兰州会怎么样?”这是我在兰州街边看到的一幅标语。假如没有黄河,中国又会怎么样?黄河母亲,从来不需要任何高谈阔论,她是恬静的,温柔的,沉默的;又是奔腾的,咆哮的,愤怒的。在“情系母亲河”黄河雕塑长廊,我看到了黄河母亲像,真切地走近你,走近母亲,和你定格下这个秋天,以及随后的红色之行。

 

 

会宁,好地名啊

 

华夏民族从黄河边走出,新中国从会宁走来。

会宁,甘肃省白银市的一个小县城。一九三六年十月,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在会宁会师,会宁由此闻名中外。

到达会宁的当天下午,天气突然好起来,呈现出秋日最美的景象:晴空万里,蓝天高远,白云悠悠,风轻花香……阳光高照着这个干净温暖的午后,天空蓝的透彻,云朵白的净洁,更显出会师楼、纪念塔的高大威严。当地老百姓说,会宁像这样的天气很多,这是西北的例外还是天公的特意安排?八十年前的十月九日,是中国革命史上欢天喜地的日子,中央红军与二、四方面军在会宁县城胜利会师,毛泽东高兴地欣然提笔,为会宁留下了他独具个性的毛体书法:

“会宁好地名,好地名啊!红军会师中国安宁。”

会宁会师,标志着艰苦卓绝的红军长征胜利结束,预示着中国革命新的局面的开始。

默默地举起右手,在红军长征胜利三军会师纪念塔前重温入党誓词……一颗虔诚的心,近距离读你,读一座高峰,一座无坚不摧的堡垒。井岗举旗,遵义筹策,大渡桥横,金沙水拍,过草地,爬雪山,除腐恶,斩荆棘,红军战士的精神似号角,似闪闪红星,与黄土高坡的风一起嘹亮,像战鼓,像春雷,把枯萎的小草唱鲜,把压扁的梦唱醒,把革命的火种汇集,高举……

地球上最险峻地带的那条红飘带啊,那么鲜亮,那么柔韧,那么刚强,它是人间的真奇迹,举世无双!它与天地与日月同光辉,激励着八千多万中国共产党人前仆后继,勇往直前,去战胜一个又一个艰难险阻,去完成一个又一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想!二万五千里长征,是人类坚定无畏精神的象征!

在会宁县红军会宁会师旧址广场上,我们看到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而搭建的舞台尚未拆除(慰问演出九月十四日上午举行)。舞台以红色的党旗为背景搭建而成,那是一片红色的记忆,那是一片红色的海洋,它象征着红军战士激情燃烧的岁月,象征着中国共产党人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壮举。三军驻地、红军文艺汇演大厅则显得安静而温暖,一部电话,一盏马灯,几张桌子,几个凳子,或者一张简陋的床,一套打过补丁的破棉被,一只粗糙的碗,一双草鞋,这便是红军全部的家当,然而当年他们却依靠这些简陋的物资,抒写自己的人生华章,一边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一边指挥若定,叱咤风云!这些物件、场境是静默的,它们悄悄地呆在房间的某个角落,但是它们仿佛都是有声的,不信你走得近一些,一定能听见它们正在讲述着红军“四渡赤水”的故事,“飞跃大渡河”的故事,“过雪山草地”的故事……再仔细一些,说不定你还能听见它们在唱《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军民团结一家亲》呢。

在会师楼的左后侧,一支唱戏的乐队停住了我的脚步。站在那里静静地听了十来分钟,基本没听懂,只感觉曲调委婉细腻,荡气回肠,很有韵味,大别于高昂激扬、豪放粗犷的秦腔。当乐队停下来的时候,我便上前讨教。原来这是当地居民自发组织成立的一支眉户戏乐队。队长叫袁庭义,今年七十多岁,在乐队里拉板胡。乐队主唱是他六十七岁的老伴张玉兰,据说是甘肃省眉户戏非物质文化遗产演唱传承人,目前正带着四个徒弟,这个乐队每天下午三点钟准时在会师楼的左侧开唱。当天下午的主唱是张玉兰和她四十七岁的大徒弟韩小梅,别看乐队里这些戏迷年龄都已经大了,但个个精神矍铄,瞧他们个个饱满的精气神,再瞧那惟妙惟肖的一招一势,那动情的演唱,投入的伴奏,真还是那么回事!他们唱的是什么呢,一看曲谱,感慨!你先听听:

……

桃花山顶上刮南风

刮开了杨柳的芽芽

东面的山沟里队伍过

说着是要把鬼子打

红星那个闪闪满山洼

呼啦啦的战旗映彩霞

三路大军到会宁

会师楼下开遍打碗碗花

呀呼咳咿呀咳

呀呼咳咿呀咳

会师楼下开遍打碗碗花

……

正唱的这首是《会师山歌》。算起来,这支乐队中年龄最大的老人三军会师时也才一两岁,八十年后的今天,会宁老百姓中仍然流行传唱着会师红歌,边区人民对红军的深情可见一斑,令人顿生无限敬意。再看,还有《长征精神世代传》《咱们的领袖毛泽东》……几十首歌曲,他们都用眉户戏的曲调来唱!“自从红军到我县,会师楼下换新颜”,“改革开放政策变,带头致富争模范”……句句唱的是老百姓的真情,声声道的是老百姓的期盼。

 

 

延安,延安

 

在中国,说起延安,说起宝塔山,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地处陕北南部的延安,有宝塔山、清凉山、凤凰山三山鼎峙,都留有革命的遗迹和故事。宝塔山因山上有塔,故称宝塔山。从地理学的角度来说,它不过是一座山,一座西北高原的山,一座延河边遍吹冷风硬风的普通山。然而,这座山因为中国革命,因为众多熟悉的名字: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使她成为圣地延安的重要标志和象征。因而,宝塔山在中国人的心中,就是一座精神的山,红色的山,革命的山,一座令人向往,贴心暖心,非同寻常的山。她就像一座航标,一座丰碑,一处净化心灵的磁场,永远高高地屹立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 

穿过岁月的风尘,走过枪林弹雨的洗礼,而今,宝塔山上的烽火台静静地立于秋天的一隅,俯看旖旎而去的延河、川流不息的闹市,倾听安宁祥和的晨钟暮鼓,陶醉于秋日红叶的簇拥之中,这一片太平祥和的景象,可是当年的革命军为之战斗的起因?

延河的风真硬啊,它呼呼地扫过宝塔山上的树木,呼呼地推着人们前行的脚步,钻子一样探进人们的骨髓,延安精神一定跟延河的风一样有一股子钻头力量……

王家坪窑洞的灯光亮起来了,杨家岭文艺的号角吹响了,枣园的红枣熟透了!导游说,延安的枣为什么这样红,因为有太多的战士流过太多的血……这使我想起那把熟悉的镰刀,它收割过什么……想起那把熟悉的锤子,它砸烂过什么……

看见毛主席种过的菜园,革命领袖住过的窑洞,穿过的衣服,中央领导跳过舞的舞厅,战士们吃过的饭菜,穿过的草鞋,用过的武器……有游客说,革命真浪漫啊——我相信革命者是浪漫的!相信他们是一帮极度狂热的人,正是因为他们的热情,他们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坚定信念,他们对未来幸福生活的美好向往,才造就了抗大精神、南泥湾精神、白求恩精神,张思德精神等延安精神形成的初始要件;他们的热情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千千万万劳苦大众谋福祉;他们的热情是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为中国人民永远地站起来!这样的豪情,这样的壮志,谁说不浪漫!现实的残酷更需要精神的强大!

印象最深的是延安的窑洞、小米和红枣。

延安窑洞,这些地球上最独特的房屋,冬暖夏凉,结实耐用,它们遍布杨家岭、枣园等革命旧址,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革命战争年代,延安作为中国革命的大本营,这些窑洞对革命的贡献是多么的巨大!走过革命领袖居住过的一间间简陋的窑洞,岁月仿佛回流到那个年代,历史像放电影一样回放着他们的起居、生活、写作、工作、会见、会议、演讲、娱乐、休闲……延安的这些窑洞啊,也是战场,是革命的实力与最温暖的火源!

小米和红枣,这两种贴心的食物,在延安随处可见,大家都购买了许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不用解释。“羊羔羔吃奶眼望着妈,小米饭养活我长大”,小米是边区人民对革命的重要给养,小米和军队的关系,就是军民鱼和水之间的关系。小米加步枪为什么能够打败装备精良力量强大的国民党军队?小米加步枪,最终战胜飞机大炮加坦克,这无疑是一个人类战争史上史无前例的神话。小米加步枪的神话,就是延安精神的神话。我在思索新中国是如何从这里走向了全国,走向了世界。

是夜,走过两处延安市区休闲广场,发现延安的老百姓跟全国各地的人们一样,在霓虹闪烁的夜幕下跳着火热的广场舞蹈。感受着美丽的夜景,感受着人民的幸福,我忽然有些感动,这不是中国共产党人为之奋斗所要换来的景象吗?辉煌的延安历史终于在今天结出了果实,延安,再不是旧模样。

 

可爱陕甘

 

宽阔的道路,净洁的巷子,漂亮的洋房,青葱的园林,芳香的花蕊——真美呀,大家发出共有的赞叹。面对眼前现代化的一村一镇,不说是在哪里,你一定会认为到了某个桃花源式的景点。这是甘肃南梁乡、陕西照金镇两个革命根据地给我的共同感觉。秋风徐来,摇落几树金黄,深吸一口气,大山、草木、泥土、桂花的芬芳沁人心脾,这应是大西北少有的享受吧。

来自泥土的记忆缓缓浮起,讲解,图片,实物,文字述说着这两块赤土地所孕育的传奇故事。每一棵小草,每一道山梁,每一处山寨,都有一段遥远的回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刘志丹、谢子长、李妙斋、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在远离党中央,远离革命中心的情况下先后开辟了以照金、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创建了中国西北第一个工农民主政权——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南梁、照金遂成为西北革命的摇篮。在南方各个革命根据地相继沦陷时,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又成为中国共产党唯一保存完整的一块根据地,它为长征中的党中央和各路红军提供了落脚点,为八路军北上抗日提供了出发点,为全国革命胜利做出了卓越贡献。

“……刘志丹来是清官,他带队伍上了横山,一心要共产。”刘志丹被“肃反”,坦然接受组织审查,被投进监狱,受尽折磨,毛泽东下令“刀下留人”、“停止捕人”,“陕北人民领袖谢青天(谢子长)”,“娃娃主席习仲勋”……南梁、照金流传着刘志丹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许多鲜为人知的革命故事……

南梁,还有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旧址、军民大生产纪念馆、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七分校旧址、列宁小学旧址等,可惜因为时间关系,只能从图书画册上来弥补没看的遗憾了。

照金薛家寨,重峦叠嶂,密林如海,最险处壁立千仞,地势险峻,上山只有一条路,被誉为华山第二,军事上易守难攻,这里曾是中国工农红军的政治、经济、军事中心,山上的四个寨子,依稀可以想见当年红军在那里修军械,救伤员,制衣帽的情形……

从中原腹地到西北高原,祖国在我的眼中以无数幅壮美的景象一一掠过,这波澜起伏的图画,以高远辽阔的西北黄土地为背景,以黄河为主色调,以红色革命根据地的寻访、记忆为主题,以高原、黄河、窑洞,长征、革命、先烈、先知,领袖、战士、人民,战争、苦难、和平、幸福、中国梦为主要内容,以西北燎原的格桑花儿、成片金红的苹果、艳丽的红枣为点缀,以秋天收割后的原野留白……祖国的西北,更加可爱!

西北的秋色已深。风,在无声地摇曳,星在深蓝的夜幕颤抖。岁月的年轮始终绽放着一树永开不败的怀想。秋天,以数亿枚成熟的纯金果实堆满大地的梦乡;革命者,以数亿次悲壮的战斗、牺牲书写幸福与向往。历史从来这样……

当我写下这个秋天,寒露已开始计划对万物发动总攻,西北那珍贵的绿意会瘦下去,黄河、延河的水也会矮下去,但那座赤色的高原永远会耸立在我的心间。

从省会武汉到黄河边的兰州,而后南梁、会宁、延安、照金,最后到西安返程,一路红色行程,心灵受到强烈震撼,感慨无限,重温陕甘革命历史,明白了会宁县街头那条巨幅标语“共和国从这里走来”的深刻涵义,倍加感到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来之不易!“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毛主席领导咱们打江山”“山丹丹开花红满山,红军来了大发展”“山丹丹开花背洼洼红,我送哥哥当红军”,山丹丹花啊,大西北红遍天下的名花,入秋已结成丰硕的果实,让我们来品尝。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